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厂家  塑料  仓储笼,  带锯床  2020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有点不对劲,若是平日,她早上来揍我了,怎会那样干瞪眼?

   日期:2020-12-25     评论:0    
核心提示:这人谁啊!这么嚣张,以后别让他再来护国府了!我有点生气,那矮冬瓜实在太嚣张了。噗!没想到淳于珊珊乐了,夫人,只怕你不让他
 “这人谁啊!这么嚣张,以后别让他再来护国府了!”

    我有点生气,那矮冬瓜实在太嚣张了。

    “噗!”没想到淳于珊珊乐了,“夫人,只怕你不让他来,他也非来不可。”

    “为什么?”

    “他就是后弦,他与夫人有着契约,夫人保他安全,他为夫人做事。”

    “哦?到底怎么回事,快说快说。”我拉着淳于边走边说。

    淳于珊珊似是回忆了一番:“后弦原本是江湖上天乐门的门主,武功自诩天下第一,目中无人,不过,后弦的武功在江湖上的确是数一数二的,即使在护国府,也是他最为厉害。”

    暗自吃惊,后弦的武功居然这么了得!平日不用亏了,亏大了!

    “后弦的自大热闹了无数江湖人士,他们纷纷向他发出挑战,而后弦就说谁若是赢他,便任那人处置,结果,就引来了更多的挑战者,最后一个是江湖上另一大门派寒冰宫的宫主寒思忆,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她竟是胜了后弦!”

    “哦?那然后呢?”

    “然后?哈哈,后弦自然任凭寒思忆处置,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寒思忆竟然是要后弦嫁她!堂堂七尺男儿怎受得了这口气。”说到此处,淳于的声音不由得黯淡,我当即问:“那后来呢?”

    “后来?正巧夫人路过,便与后弦达成了协议,后弦替夫人做事,夫人护他周全,虽然传后弦为夫人的侍郎,但未进行任何嫁娶的仪式,在护国夫人的庇荫下,寒思忆也不好逼婚,于是,这件事便托到至今,后弦也是每日练武,只要能胜过寒思忆,便不用嫁她。”

    “哦~~,我明白了,后弦还不是我的侍郎?”

    “是的,无论对外还是对内,都未坐实,只是说准备迎娶后弦,并未真的迎娶。”

    听完淳于的解释,我了然地点点头:“谢谢珊珊,夫人我失忆了,还有许多要麻烦珊珊提醒。”此刻,我与淳于已经站在一条三岔口,往左是回我的房间,往右,是去淳于的院子。我说完准备往左。

    “夫人。”淳于忽的叫住了我,我微笑,他踌躇再三,才对我一抱拳,“今日之事,多谢。”

    “原来是为了这个,大家自己人,何必道谢。”说完,我潇洒离去。淳于未免过于客气,还特地为那小事道谢。对了,他是轩辕逸飞的人,他定是觉得有愧于我。

    月色渐渐覆盖我的院子,小若站在院子里迎接我的归来,她站在石桌边眨巴着眼睛,想起之前的种种,我忍不住揶揄她:“哟!今天月亮是从西边出来了,若大小姐居然亲自迎接小人,真是荣幸之至啊。”

    小若瞪圆了眼睛,却不说话,有点不对劲,若是平日,她早上来揍我了,怎会那样干瞪眼?我开始笑着后退:“哎呀,我忘记了一样东西,去去就回!”

    转身,撞墙,不对,这墙还有点软,带着香味,神爪,摸了摸,笑笑:“秋玥你怎么站在我后面不说声,害得我撞到了,痛啊。”

    “夫人痛吗?那让秋玥给夫人揉揉。”

    果然是南宫秋玥,我大退了一步,挡住南宫秋玥朝我伸来的手,然后,抬脸,看着他微笑的眼睛,指向小若:“你这是什么意思,点小若的穴做什么?!”

    “秋玥既然是夫人的夫,自然也是小若的主子,她没有好好照顾夫人,为夫自是要替夫人好好教训她。”南宫秋玥在说好好两个字的时候,双眼划过一道精光,我抽了一口冷气,空气的味道似乎变得不寻常。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