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厂家  塑料  仓储笼,  带锯床  2020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在我冰冷的血液里加上了一层霜,颓然地走出院子

   日期:2020-12-25     评论:0    
核心提示:紧张,很紧张。心脏突突地跳着,南宫秋玥淡淡的笑容透着真诚,仿佛一切都是在为我着想。他今天失踪了一天,这是从未有过的。莫
   紧张,很紧张。

    心脏突突地跳着,南宫秋玥淡淡的笑容透着真诚,仿佛一切都是在为我着想。他今天失踪了一天,这是从未有过的。莫不是查出了什么?

    “小若!”我立刻转身,大声道,“你又惹什么祸了!该不是又没洗衣服吧,还是把东西又打碎了?小九呢!你今天怎么没把他接回来!”

    小若继续挤眉弄眼,往我后身后直瞟。

    忽的,裙摆被人扯了扯:“我在这儿,笨蛋。”

    转身,低头,小九今天梳两个包子,微卷的刘海,红色的包巾,像……福娃。

    没看见他,只能怪小九太矮。

    苍白的月色下,小九的脸色有点诡异。他沉眉不语,空气静谧地让人窒息。

    “啪!”我拍了一下手,然后摊开:“知道了?”

    小九点点头,走到我的身旁,抬眼看南宫秋玥,他认真而疑惑地看着我们:“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怎么知道!”我和小九异口同声,彼此看了一眼,甩脸,她不想看我,我也不想看她。

    “那你到底是谁?”南宫秋玥的声线瞬间下沉。心里浮上淡淡的哀伤,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友谊今日化作乌有。

    “我……”

    “他是路人甲。”小九替我作了回答,我看向小九,百味交杂,是啊,我的确不过是路人甲。

    “路人甲?”南宫秋玥疑惑,“这算什么名字?”

    “恩,而且还是个男人。”

    南宫秋玥一惊:“男人!”

    我一愣,赶紧辩解:“我不……”

    “你最好离他远点……”

    “诶?不……”

    “因为他喜欢男人……”

    南宫秋玥的脸瞬即画满黑线。

    “呃……”好吧,我彻底被无视了。不过南宫今天的表情算是最丰富的一天了。

    “清雅说得都是真的?”南宫秋玥看向我,清雅……我也叫清雅啊……有很多事也懒得解释了,我只有点点头:“是的。”

    接下去,便是一片沉寂。

    南宫秋玥啧啧惊叹:“太不可思议了,难怪你与夫人完全不同。”他再次认真地看向风清雅,“清雅,你接下去怎么打算?用他做掩护?”清雅,原来南宫秋玥叫风清雅为清雅,而不是夫人。

    “恩。”小九眸光忽闪,“你继续保护她,毕竟,那是我的身体。”

    南宫秋玥转眸看了我一眼,再次看着风清雅:“我明白了,我会去查探换魂的方法。”

    “换魂?”

    小九和南宫秋玥都没有听见我的惊呼,他们从我身旁擦过走向内屋,我怔怔地站着,带着如同冰霜一般寒冷的风拂过我的脸,扬起了我的发,从此,我在南宫秋玥的心里,只是路人甲。

    淡淡的琴声和箫声从远处而来,化入我的悲伤,在我冰冷的血液里加上了一层霜,颓然地走出院子,回首之时,小若面带忧虑地看着我,她依旧无法动弹。

    心里是淡淡的失落,我得意的日子不多了。

    寻声而去,是远尘的竹林。

    我从未真正进入过远尘的院子,因为它在竹林深处。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