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厂家  塑料  仓储笼,  带锯床  2020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潇洒得抬手抓住小鱼,然后华丽丽得抛出,掸了掸衣衫

   日期:2020-12-25     评论:0    
核心提示:即使是失忆,人的一些生活习性也不会变,你跟清雅,截然不同。她沉稳,你冲动,她挑食,你什么都吃,她喜欢素洁,你喜欢明艳,还
 “即使是失忆,人的一些生活习性也不会变,你跟清雅,截然不同。她沉稳,你冲动,她挑食,你什么都吃,她喜欢素洁,你喜欢明艳,还有一点是最大的不同之处……”南宫秋玥皱起了那浓而干净的眉,眼中带出了一丝感伤。

    “是什么?”我忍不住追问。

    南宫秋玥的目光再次落在我的脸上:“你爱笑。”

    微微一怔,我侧过身,单手背在身后,湖中的明月静若银盘,那只蜻蜓轻轻落在银盘之上,点开了阵阵涟漪。

    “她只是心中苦闷,笑不出来而已。”

    “看来你很了解她,但她却不了解你。”

    “那当然,了解了还怎么……”立时收声,险些又说漏嘴。

    “还怎么什么?”

    南宫秋玥轻轻追问,带沙的声音充满磁性,诱惑你对他敞开心肺。忽的,眼前掠过一个紫色的身影,我立刻扬手:“看!后弦!”赶快转移话题。

    “他怎么又不走门!”身边是南宫秋玥愠怒的声音,我偷偷瞟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身上带出了杀气。

    后弦从一边的墙上飞落,似乎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在他准备踩踏湖中明月的时候,我很不合时机地大喊了一声:“后弦,玩地开心吗?”

    于是!

    “扑通!”

    水花四溅。

    我还记得后弦落水前看着我那惊讶的表情,他居然奇迹般地在水上定格了一下,再掉到水里。

    捂着脸偷笑,这后弦无论身高还是身形都比南宫秋玥他们小了一号,也就一米七二左右。这传闻中的武林高手也有失足的时候。

    “哗!”又是一声响亮水声,水花在月光下如同乍开的昙花,从花心里跃出了后玄,他高高的辫子上,顶着一条小鱼。

    他落到岸边,潇洒得抬手抓住小鱼,然后华丽丽得抛出,掸了掸衣衫,丝毫没有半丝狼狈的神情。

    “后弦!你又翻墙!”南宫秋玥沉声喊住准备走人的后弦,后弦转身,湿透的衣衫粘附在他的身体上,性感得映出了他的躯干,不过同时又小了一圈。

    后弦双手环胸,挑着眉看了看我和南宫,嘴角一扬,鼻子里就哼出一口气:“看来今天是打扰二位花前月下了。”

    “后弦,虽然夫人准你自由,你也应当有所收敛,夜夜流连在花街柳巷成何体统!”

    后弦不耐烦得掏了掏耳朵:“我的事你这个小小的夫郎没资格管。”

    立时,空气温度骤降,杀气阵阵,身边的南宫沉下了脸,眼睑微垂,却挡不住里面射出的锋芒。

    “哼,怎么,想打架?”后弦轻闲得挽起了衣袖,轻蔑而笑,“你行吗?”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