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厂家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塑料  带锯床  仓储笼,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2020 

不嗔不怒,表情并不生动,甚至似个假人

   日期:2020-12-30     评论:0    
核心提示:夜已深。叶云澜正坐在窗边垂头看书。烛火映着他面容,睫毛在眼底打下一片浓稠阴影。烛芯燃烧发出噼啪的声响。窗外偶有蝉鸣。体
  夜已深。

    叶云澜正坐在窗边垂头看书。烛火映着他面容,睫毛在眼底打下一片浓稠阴影。

    烛芯燃烧发出噼啪的声响。窗外偶有蝉鸣。

    体内缠绵的痛楚始终萦绕不去,他忽然感到胸口有些发闷,蹙眉忍了片刻,还是掩唇低低咳了起来。

    半晌,咳嗽声才渐渐停止。

    他低头看,掌心是刺目鲜红。

    门忽然被咯吱一声推开。

    玄服高冠的男子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师弟,我方才听到你又在咳嗽……”贺兰泽见到叶云澜坐在窗边便是一惊,忙走过去放下药碗,“以你而今伤势,还不能随意离开寒玉床。来,让师兄先扶你回床上歇息。”

    叶云澜却躲开了他的手,平静喊了一声:“大师兄。”

    贺兰泽停住动作,面上是满是担忧:“怎么了,师弟?”

    叶云澜看着他。

    上辈子的贺兰泽,从来不会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

    这人只会用嫌恶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看阴沟深处的老鼠,或是地上肮脏的尘泥。

    少年慕强。贺兰泽是剑修,他亦是。

    他对这位门派大师兄,曾经满怀憧憬。

    他曾在料峭寒冬,等在贺兰泽门外,想求得对方一句指点,然而等了半宿,大雪落满肩头,却只等来了对方的一声“滚”。

    他曾在对方的生辰到来前,为其精心准备贺礼,然而生辰宴上,他亲手所画的剑符,却被对方嗤笑着掷在地上,被围着对方送礼的弟子们践踏成一堆废纸。

    后来宗门执法堂里,他被污蔑杀害同门弟子,贺兰泽却没有听他解释半句,便一剑洞穿他的丹田,冷眼看着他被愤怒的弟子们拖下山门外三千长阶。

    期间唯一出口的话,却是当众掀开他脸上面具时,看着他被火灼伤的脸,冷笑丢下的那句——

    “真恶心。”

    叶云澜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我没事,可以自己走。”他说。

    贺兰泽却贪恋地凝视起叶云澜的容颜。

    暖黄烛火摇曳,眼前人眉目极美,却仍然显得倦怠苍白,宛如寒天枝头上将坠未坠的那抹雪。

    唯独眼尾那颗朱红泪痣在火光中愈发鲜艳,像是无声流下的一滴血泪。

    既脆弱,又灼然。

    “你咳了满手的血,还叫没事么?”贺兰泽语带责备。他握住叶云澜苍白纤瘦的手,这回却不容叶云澜再反抗,单膝跪到地上,取出一方锦帕给他细细擦手上的血。

    从指尖到指根,再到每处指缝,还有掌心中每一道纹路,每一寸肌肤。

    叶云澜挣不动后,便任由他擦。

    他坐在紫檀雕花椅上,眉目低垂,不嗔不怒,表情并不生动,甚至似个假人。

    却依旧美得惊心动魄。

    贺兰泽一抬眼,便见泼天艳色扑面而来,不禁呼吸一窒。

    神思恍惚间,对方的指尖却已从他掌中抽离。

    叶云澜扶着雕花椅起身,素白长袖垂落,目光并未投向贺兰泽一眼,只是端起灯盏,缓缓往内室走去。

    一头青丝散在身后,随着他蹒跚步伐摇晃。

    贺兰泽回过神,忙端起桌上药碗,跟着他走进内室。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