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厂家  塑料  仓储笼,  带锯床  2020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自己居处疗伤,平日稍有空闲,便会来屋中看他

   日期:2020-12-30     评论:0    
核心提示:他没有说谎。有个人曾经语重心长告诉他,容貌对修行者而言,是最无用的东西,甚至会引来灾祸。那个人还专门为他做了一张面具,
  他没有说谎。

    有个人曾经语重心长告诉他,容貌对修行者而言,是最无用的东西,甚至会引来灾祸。

    那个人还专门为他做了一张面具,叮嘱他平日出门时,尽量佩戴。

    他少时便与那人相识,当初被那人接进宗门后,受了那人许多照顾,对那人的话语和安排,一直很听。于是每每出门,都会认真带上面具。

    后来,他的脸在秘境中被神火烧毁,那张面具便成了遮盖伤疤的手段,即便是在夜晚独睡时,他也再没摘下过。

    “只是想专心练剑,不想为外物所扰么,我还以为师弟……”贺兰泽声音愈发低哑,他没有说下去,反是收了叶云澜手中药碗,忽然起身道:“夜深了,师弟早些休息吧。我明日再来看你。”

    叶云澜轻轻颔首。

    贺兰泽出去了,脚步有些匆匆。

    叶云澜没有看他,只将缺影剑重新归鞘。

    长剑归鞘的那一刹,支着他的那股精气神也消失了。他俯下身,轻轻吹熄了灯盏,便倦怠地躺到床上,阖上双目。

    寒玉床冷寒透骨,他体内却仍似有火焰在蚀骨灼身。

    昏昏沉沉入睡,也睡得并不安稳。

    虚弱的神魂承载不了三百多年庞杂凌乱的记忆,无数画面闪回入他梦中,他所有曾刻意遗忘的、不曾遗忘的往事,全部都纷至沓来,不容他半分喘息。

    醒来时,天已大亮。

    正值初春,窗外下着微雨。雨声淅淅沥沥,绵绵无绝。

    叶云澜不喜欢下雨。

    尤不喜欢的,是独自一人听雨。

    门忽然被人敲响。

    不是贺兰泽。他想。

    他受伤后,贺兰泽便把他安置在自己居处疗伤,平日稍有空闲,便会来屋中看他。

    贺兰泽有个习惯。

    他进屋前,从来都不会敲门。

    一道清雅声音在门外响起。

    “阿澜,你醒了吗,怎还不给我开门?”

    叶云澜缓缓从寒玉床上支起身。

    在天宗里,会唤他‘阿澜’的,只有一个人。

    ——天宗宗主唯一的亲传徒弟,如今天宗第一美人,同时,亦是当初引他入宗门,处处关照他的那个人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