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卧式铣床  金属带锯床  立式铣床  带锯床  厂家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2020  仓储笼,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塑料 

格住了女人又要推过来的手:“这里是医院!你们不要乱来

   日期:2021-01-11     评论:0    
核心提示:迷迷糊糊不知道躺了多久,突然听到一片凌乱的脚步冲向斜对面的加护病房,半分钟后,哭声惊天动地。接下来,点滴瓶砸碎的声音,
  迷迷糊糊不知道躺了多久,突然听到一片凌乱的脚步冲向斜对面的加护病房,半分钟后,哭声惊天动地。接下来,点滴瓶砸碎的声音,支架倒地的声音,推床的滚轮声,一道尖亮的女声:“人好好的交到你们手上,怎么突然就没有了!”

    我隐约听到了熟悉的嗓音,穿了外套下床推开门。走廊上只有一排夜灯,顾医生直直站着,手上拿着病历夹,地面上四散着玻璃碎片,死者家属在他面前围作一圈大声质责。夜灯打在他脸上,投下极淡的光影,他低着视线,看不清表情。

    护工小杜拎着扫把走过去想清理地上的玻璃渣,被情绪激动的死者家属重重一推:“一边去!”

    毫无防备的护工往边上一倒,被顾医生一把扶住了胳膊:“过会儿再收拾。”

    小护工皱着脸往护士站走,经过我门口停了下来。

    “是那个退休的教授么?”昨天刚下的手术台。

    小杜撇撇嘴:“签手术协议的时候就告诉他们老爷子八十了,心脏不好,糖尿病,开过颅,做过支架,底子本来就不好,已经晚期转移了,不如回家多享两天清福。几个子女看中老爷子退休工资高,非要做手术,吊一天命就多拿一天钱。尽孝的时候没见到人,现在又砸又摔的算什么?也就顾医师脾气好。”

    19岁的大男孩,心里不平,声音越来越大,引得死者家属盯过来,我赶紧拍拍他肩:“先去睡吧。”

    小杜皱皱眉毛刚准备转身,忽然死者的小儿子上前揪住顾医生的领口往墙上重重一推:“好好的人怎么送到你们手上命就没了!你给我说清楚!”

    我当时完全懵了,活了二十多年头一回看见患者家属对医生动粗,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跟着小杜一起冲过去了。许多围观家属看见动了手,连忙上前制住情绪失控的死者家属。

    “你们怎么动手呢?!”小杜气得喊出来。

    “我爸人都没了!”一个女人喊着冲了过来,我反应不及,虽然让开了脸,仍旧被她一把推在了脖子上。

    医生拉住我的胳膊往他身后一藏,挡在我身前,格住了女人又要推过来的手:“这里是医院!你们不要乱来!”

    后来,就是短暂的混乱,我的视线范围内只有身前的白大褂,直到闻讯而来的保安控制住现场。十分钟后片警也到了。

    “你们治死了人还动手打人!”死者长子抓住警察的胳膊。

    “明明是你们动手!”小杜揉着胳膊,脸都气红了。

    “走廊有监控摄像,谁动的粗,可以去调录像。”顾医生转过头看着我,突然抬手点了一下我的下巴。

    “嘶——”我才发现下巴被划了一道口子,出血了。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