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金属带锯床  厂家  带锯床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2020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仓储笼,  塑料 

医生尴尬地咳了声:“嗯——你晚饭没吃?

   日期:2021-01-12     评论:0    
核心提示:波尔卡?嗯。我有些意外。吧嗒两声,盒子开了。医生的手指慢慢划过管身:给我吹一首吧。我坐在椅子上,眼观鼻,鼻观心。本来想挑
 “波尔卡?”

    “嗯。”我有些意外。

    吧嗒两声,盒子开了。医生的手指慢慢划过管身:“给我吹一首吧。”

    我坐在椅子上,眼观鼻,鼻观心。本来想挑悠扬一些的曲目,但是想到刚才医生说起波尔卡时扬起的嘴角,就下意识地选了这首和我目前心情很不相符的曲目。

    曲子不长,医生的微笑很安静。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此刻的我,为你吹一首波尔卡,不高明,不复杂,如同我喜欢你,你听得到。

    装包的时候,我有些如释重负,收拾好东西往怀里一抱:“我回学校了。”就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医院大门,经过一家常去的粥店,下意识买了两杯黑米粥,拎到手上才反应过来,另一杯要给谁呢?

    正闷头往前走,电话响了。

    “喂?”

    “你在哪?”

    我抬起头,看到医生从医院大门快步出来。

    “我——在你三点钟方向。”

    他转过身,一步步朝我走来,我握着手机,觉得有什么柔软湿润的东西揉在夜晚的风里,吹进我的身体,在那一刹那,心像春天泥土里的一颗种子,啪地一声发了芽。

    医生立在我身前,递过一把折叠伞:“要下雨了。”

    他的表情有点难以形容,眼睛微眯,嘴角似弯非弯的样子。路过的行人一脸探究地看向我们,医生瞥了他一眼,伸手握住我的手腕,走回医院。

    我就这么呆呆地由医生拖至荒无人烟的办公室,由着他关门,由着他把我拎到他办公桌旁边的椅子上,自己坐在我旁边,手才松。

    医生尴尬地咳了声:“嗯——你晚饭没吃?”

    我:“……排练。”底气不足。

    医生:“女生很少有学单簧管的。”

    我看着他曲着手指轻轻叩着桌面,笑道:“我喜欢它的声音。而且走到哪可以带到哪。”

    医生皱了皱眉:“那学钢琴的不是很倒霉?”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