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卧式铣床  金属带锯床  立式铣床  带锯床  厂家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2020  仓储笼,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塑料 

扫了眼锅上熬着的汤和专心洗手的顾魏,了然地把围裙摘给我

   日期:2021-01-13     评论:0    
核心提示:我回想起之前医生说过的话,耸了耸肩:没什么情况。日子波澜不惊地过。之后,安菲托我帮她找一本老期刊,来拿的人却是邵江。我对
  我回想起之前医生说过的话,耸了耸肩:“没什么情况。”
 
    日子波澜不惊地过。之后,安菲托我帮她找一本老期刊,来拿的人却是邵江。我对这两个人的行为,实在是琢磨不透,索性也不去琢磨。
 
    半个月后,L的婚礼。一桌上没几个熟识的人,一整晚,我除了闷头吃菜,就是抬头看舞台,百无聊赖。婚宴结束后,我向L道别,一旁的邵江开口道:“一会儿我送你回去吧?”
 
    一旁的安菲眼皮抬了抬。
 
    “谢谢。”坚决不趟这趟浑水,“我男友马上到。”
 
    医生到的时候,周围一小圈人有三秒的静默。我看见邵江以及安菲对他笑得礼貌端庄,没来由地有些烦躁,挽了他的胳膊点头告辞。
 
    回去的路上,医生看着我捧着热豆浆喝得一口接一口,笑道:“婚礼怎么样?”
 
    我摇摇头:“人不熟,菜也不合口味。”
 
    此后,便和那边再无联系。
 
    我发觉不对劲是在年底邵江来还那本合订刊那天,顾魏刚好来接我回他父母家吃饭。从邵那里接过合订刊,厚重一本复印本带着也不方便,于是就转身到宿管那里寄存,留下顾魏和邵江单独相处。
 
    五分钟后我出来:“好了,宿管特意找了袋子装起来,防水防盗。”
 
    顾魏浅浅一笑。
 
    我转向邵江,他点点头:“麻烦你了。我先告辞了。”便匆匆离去,临走前看了眼顾魏,什么也没说。
 
    一路上,顾魏眉眼沉着,到了家,打了招呼就进厨房帮忙,我更加觉得不对劲,往往他都会把我一起拎到客厅或者厨房的。
 
    我想到之前三三说“你俩赶快把事办了,戴着戒指出去晃悠一圈,免得夜长梦多”,遂坚定地钻进厨房。
 
    医生娘扫了眼锅上熬着的汤和专心洗手的顾魏,了然地把围裙摘给我。
 
    我走到顾魏背后,抱住,整张脸埋进他背里。
 
    顾魏:“快好了,出去等吧。”
 
    我不动。
 
    顾魏“负重”向砂锅里加完盐:“考拉,摆碗筷去吧。”
 
    我继续不动。
 
    顾魏:“好好的你怎么了?”
 
    “顾魏,我们在一起两年多了。”你有点情绪波动我可能看不出来么?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