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厂家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塑料  带锯床  仓储笼,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2020 

那些黑压压的脑袋挤在一起,几乎就和天地间尚且没有完全散去的夜色融为一体

   日期:2021-01-27     评论:0    
核心提示:钟塔里的钟声还没有敲响,天边尚挂着几颗星子,妙音寺的各处就已经悄然亮起了烛火。    净涪也在此时悄然出了定境。    
 钟塔里的钟声还没有敲响,天边尚挂着几颗星子,妙音寺的各处就已经悄然亮起了烛火。
  
  净涪也在此时悄然出了定境。
  
  梳洗过后,净涪来到木架边上,取下架子里摆放着的那一套簇新的比丘僧袍,一件件套到身上。
  
  僧衣、僧谢、袈裟、佛珠、僧帽。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净涪才推门出去。
  
  清晨的空气里沁着一股微薄的凉意,不会将人如何,反倒会令人精神愈发的清醒。
  
  "净涪......"
  
  净涪寻声望去,却正是净音。
  
  净涪行得近前,当先合掌倾身一礼,唤道:"师兄。"
  
  往常面对这称呼都会摇头不受的净音沙弥,这一回却没有避开,而是站立在原地,含笑点头受了这个称呼。
  
  非是因为今日里净音也将受戒比丘,自觉自己又能与净涪师兄弟相称,而是因为净音知道,今日之后,他能与净涪再会面的机会不多了。
  
  今日,他将正式接过妙音寺佛子一位,担起妙音寺佛子的责任,为妙音寺奔波劳碌。而他的这位师弟,在今日法会领受菩萨戒之后,也将要为景浩界佛门、为景浩界贡献他的力量......
  
  毕竟不久前那位天魔童子在景浩界闹的那一出,可真是流毒无穷,棘手得很。
  
  净音郑重而缓慢地合掌,倾身回了一礼,低声答道:"师弟。"
  
  师兄弟两人相视一笑,一道向妙音寺外走去。
  
  开始的时候路上还只有他们两人,但走不多远,就陆陆续续地有人加入进来。越往外走人越多,到得他们这一群人一路转过妙音寺主殿的时候,人群已经成了人流。
  
  几可倾覆天地的洪流。
  
  这一股洪流簇拥着净涪和净音,也追随着他们的意志,去往山门附近那一片宽广的法场。
  
  那法场早早就被人收拾妥当,各处挂满旗幡,垂着祈福的彩绦,围着红幡,格外的肃穆。
  
  而比这些更晃人眼的,是一个个端坐在铺地红布上表情尤其肃穆虔诚的信众们。
  
  他们的衣裳多半陈旧,但却浆洗得很干净、整洁。
  
  距离那一场魔降之灾已经半年有余,哪怕世界的创伤仍在,生命也已经在慢慢地地回复生机了。
  
  净音无声扬唇,目光一转,对上侧旁其他师兄弟的视线,便就略略点头,仍旧转头去看那些齐聚的信众。
  
  那些黑压压的脑袋挤在一起,几乎就和天地间尚且没有完全散去的夜色融为一体了。
  
  然而,纵使这法场上人多如蚁,纵使这些信众年纪不一,身体状况各有不同,法场内外也安静非常,未曾听闻一声异响。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