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厂家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塑料  带锯床  仓储笼,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2020 

"今日你登坛受大戒,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日期:2021-01-27     评论:0    
核心提示: 净涪等一众僧人也没有如何打扰,在原地观望片刻后,便就寂然一拜,转身向着他们各自该去的地方走。    走得几步,净音忽然
  净涪等一众僧人也没有如何打扰,在原地观望片刻后,便就寂然一拜,转身向着他们各自该去的地方走。
  
  走得几步,净音忽然停下脚步,回头往净涪的方向看了看。
  
  那道从容自在的身影正在远离他,去往清笃、清显等大和尚所在的法帐,过不了多时,他就会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就像在这条修行道上,他渐渐将他们这些师兄弟彻底抛在身后一样。
  
  那遥远的距离,叫人绝望到根本生不出一丝追赶的心思,只能看着他越走越远,越走越高......
  
  净音这样想着,忽然又扬起唇笑了。
  
  师弟有师弟的路,他也有他的道,南无阿弥陀佛。
  
  净涪到得法帐前方,先停下脚步,合掌低唱了一声佛号。
  
  法帐里头很快就有声音传了出来。
  
  "是净涪到了吗?进来吧。"
  
  净涪这才掀开帐帘,弯身走了进去。
  
  法帐的空间很宽广,一个个坐具依僧堂摆放,次序凛然。
  
  这都是妙音寺各位大和尚的位置,现在大多都还空着,只有归属藏经阁的地界上坐了两位大和尚。
  
  这两位大和尚也不是旁人,却正是清显和清镇。
  
  净涪上前与这两位大和尚行礼拜见。
  
  清显和清镇两位大和尚面上原就带了笑意,此时见了他,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
  
  "你来了啊......过来坐。"
  
  净涪在自己位置上落座,又转头跟两位大和尚道:"多谢两位师叔。"
  
  事实上就是担心净涪太过年轻所以特地早到帮着镇场的两位大和尚摇头,"不过就是早些过来罢了,又有什么好谢的?"
  
  清镇大和尚脸色虽然一如既往的严肃,眼中也仍然显出几分宽和与关怀。
  
  "今日你登坛受大戒,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若净涪只是像其他僧众一样受戒,哪怕是受的菩萨大戒,清镇大和尚也不会问这么一句。不是不关心,而是因为信任。
  
  清镇大和尚相信面前这个弟子不会出什么纰漏。
  
  但这一次的法坛受戒不同往常。这次的法会,部分原因是替净音这些沙弥授比丘戒,部分原因也是替净涪授菩萨戒。可除此之外,他们还准备借这一次法会抚慰天下信众。
  
  哪怕不是整一个佛门信众,起码也是妙音寺,更或是净涪的信众。
  
  魔降之灾过去只有半年,虽然因为中途有那位林远云的插手,景浩界的情况没到最坏的地步,可大大小小的麻烦却也真不少。半年的时间,哪怕景浩界的修士难得齐心合力,也只是勉强维持了个模样。
  
  而内里糟糕至极的情况,还需要他们这些人小心去调整。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半点轻忽不得。尤其是,人心。
  
  比起半年之前,现在景浩界里的人心已经不是用"蒙尘"这个简单词汇就能形容得了的。那是真正的复杂无常,变幻莫测,叫人看不透的同时,也每每为随之而来的悲剧叹息不已。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