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厂家  塑料  仓储笼,  带锯床  2020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严格来说还不能与清源、清笃、清镇这些妙音寺的大和尚们一同列座

   日期:2021-01-27     评论:0    
核心提示:清源方丈率先出帐,然后便是一位位穿戴整齐、神色庄严的大和尚。    净涪等在最后。    净涪不过一个比丘,不论是当前的
 清源方丈率先出帐,然后便是一位位穿戴整齐、神色庄严的大和尚。
  
  净涪等在最后。
  
  净涪不过一个比丘,不论是当前的修为还是辈分,在这个法帐中都是垫底,走最后半点不稀奇。
  
  他自己并不觉得如何。
  
  但奇怪的是,清镇大和尚居然也仅只在他的前面。
  
  在藏经阁一众大和尚列序离开的间隙中,净涪转眼望向这位大和尚。
  
  清镇大和尚低声道:"别担心太多,信众们不会强求你的。"
  
  净涪点了点头。
  
  清镇大和尚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这才理了理袖摆,起身跟上已经快要走出法帐去的那位大和尚。
  
  净涪走在清镇大和尚后头。
  
  纵然早有心理准备,离开法帐的那一刻,净涪还是被当面照来的阳光刺了一下眼睛。
  
  他脚步不停,跟在清镇大和尚身后走入了法场。
  
  当然,哪怕净涪今日受菩萨戒,他此刻还不是大和尚,严格来说还不能与清源、清笃、清镇这些妙音寺的大和尚们一同列座。
  
  所以在进入法场之后,净涪就悄然离开了大和尚的队列,回到了比丘僧的座位里坐下。
  
  净涪不是普通的比丘,更何况今日里净涪就将受戒,哪怕是在比丘僧的座列里,也没跟大和尚的位置差太远。
  
  是以净涪脱离大和尚队列之后的动作也还算得上隐蔽。
  
  不过可惜,今日里这一场法会的多半数人都是为了他来的,几乎是时刻关注着他的动静,所以哪怕他已经特意小心了,也还是没能躲开其他人的目光。
  
  换了个别人,或许还会因为这些灼灼的目光动摇一二,净涪却不。
  
  他安然在蒲团上稳稳落座,如山石一般不可动摇。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