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厂家  塑料  仓储笼,  带锯床  2020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顶着头上悬浮着的那一座光明佛塔,净涪自然而然地迎上了那位引礼师的目光

   日期:2021-01-27     评论:0    
核心提示:哪怕是经由受戒仪轨接引下来的佛光,对他们而言,也依旧是虚不受补。    这里头的关窍,这些没有经验的魂体不知道,净涪却是
 哪怕是经由受戒仪轨接引下来的佛光,对他们而言,也依旧是虚不受补。
  
  这里头的关窍,这些没有经验的魂体不知道,净涪却是清楚的。
  
  见这些魂体无知无觉地要直接迎上这些佛光,净涪心下微微摇头,自然垂落的手指悄悄地划了一下。
  
  那九层的光明佛塔塔身上顿时亮起一件件的七宝纹饰。
  
  这些七宝纹饰先那些魂体一步接引到头顶垂照下来的佛光,一层一层削弱疏通,直等到那些佛光温和到不会伤及这些魂体,方才作罢。
  
  这数之不尽的魂体全然不清楚内中的风险,坦荡而自然地沐浴在佛光中,汲取佛光反补自身魂魄。
  
  净涪见这些魂体安然无恙,也就没有多加理会,垂眸体悟着这些佛光中溢散而出的玄妙佛理。
  
  这法会中与净涪一般体悟佛光的,还有许多人。也有很多人像净涪一般,头顶各色法宝灵器,自发汲取佛光滋补调养自身。
  
  汲取、吸纳佛光的,数不胜数。可这佛光仿佛无有穷尽一般,从这次受戒的法场开始,到法会中的每一个角落,一整个妙音寺地界,乃至更遥远的地方,来回冲刷涤荡,一遍又一遍,往返重复。
  
  不知过了多久,这些佛光才再度凝练成匹,垂挂在法场上空。
  
  站在法坛上的引礼师放眼望去,只见目光所及之处,虚空清净,明华光亮,一时竟有些泪湿。
  
  半年而已,自那一日魔降之灾爆发到今日,也不过是半年而已,可这半年的时间,却让他觉得绵绵无尽,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但现在,他终于能够松一口气了。
  
  不仅仅是他,寺里的一众师叔师伯、师兄师弟,也都能够松一口气了。
  
  想到这里,引礼师目光在一众僧人中转过一圈,最后在净涪身上顿了一顿。
  
  顶着头上悬浮着的那一座光明佛塔,净涪自然而然地迎上了那位引礼师的目光。
  
  引礼师对着净涪笑了笑,很快又转开目光,向着下首的信众合掌一拜,朗声道:“诸比丘受戒毕,则请……”
  
  净涪也就收回目光,依旧静静地坐在座上,看着法会走过一道道流程。
  
  一直到得午时,日上天中,暂停休歇过的信众从外间回来,才又有钟楼里的僧人高高拉起钟锤,重重敲响大钟。
  
  所有人精神一震,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先往净涪的方向看了一眼,才重又转回目光,看向从侧旁走出来的引礼师。
  
  便连此前一直在净涪禅院里酣睡的五色幼鹿,哪怕依旧未醒,也不自觉地往净涪的方向偏了偏头。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