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厂家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塑料  带锯床  仓储笼,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2020 

是以妙音寺在确定自己的受戒仪式之时,特意添加了这一道拷问

   日期:2021-01-27     评论:0    
核心提示: 引礼师引领着净涪站到人前,才转身退到一边,认真观礼。    为了这一日的授戒,妙音寺里的大和尚们争论了许久,才终于有了
 引礼师引领着净涪站到人前,才转身退到一边,认真观礼。
  
  为了这一日的授戒,妙音寺里的大和尚们争论了许久,才终于有了今日的结果。引礼师能从一众师兄弟中脱颖而出,自然也是废了莫大心力的。但即便如此,也是值得!
  
  引礼师眼中的冷静镇定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汹涌的狂热与激动。
  
  因为……他在见证历史!
  
  他正在见证着妙音寺从天静寺分寺走出,真正成为佛门独立一脉重要一步的历史。
  
  而这一切,都从这一刻的受戒仪轨开始。
  
  从这个与天静寺仪轨不同、独独属于妙音寺契合妙音寺禅意的仪轨开始……
  
  净涪在法场中央立定,平平直视前方,不去理会此刻投落到他身上的各色目光。
  
  妙音寺当代主持清源大和尚从座中走出,来到佛前拈香拜得三拜,才略避过正位,转过身来凝视着挺身玉立的年轻比丘。
  
  引礼师汹涌的心潮已经按捺下去,再出列唱道:“拜。”
  
  净涪也不拘泥,推金山倒玉柱向着上首供奉的佛像深深拜下。
  
  清源大和尚语调异常郑重,“弟子净涪,汝可能承受大乘戒法?”
  
  受戒也须资格,越格受戒,非但惊扰四方佛陀,更会毁掉受戒弟子。是以妙音寺在确定自己的受戒仪式之时,特意添加了这一道拷问。
  
  净涪直起身,答道:“能。”
  
  随着他的应答,法场之上,忽然升起一道金色的涟漪。涟漪须臾间荡开,展成一片光幕。而那层光幕之上,很快就出现了净涪的身影。
  
  台上场中,所有人都禁不住睁眼望去。
  
  光幕上显出的净涪那更为稚嫩生涩的面容、头上还垂挂着的发髫以及那还没拉长的身形,第一时间就让人区别了现实。
  
  那是孩童时候还没有正式剃度的净涪。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