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金属带锯床  卧式铣床  立式铣床  塑料托盘—网状轻型  厂家  塑料  仓储笼,  带锯床  2020  塑料托盘—平板田字 

一定有很着急的话要告诉你,既然他是听到冷兰来了才着急的

   日期:2021-02-20     评论:0    
核心提示:韦帅望惨叫:我的娘啊!  跳起来就跑,韩青冷冷道:你到哪儿去?  韦帅望道:我找我干娘去!  韩青怒吼一声:你给我老实呆
 韦帅望惨叫:“我的娘啊!”
  跳起来就跑,韩青冷冷道:“你到哪儿去?”
  韦帅望道:“我找我干娘去!”
  韩青怒吼一声:“你给我老实呆在这儿,你自己去对你父亲解释你的行为!”
  韦帅望回头:“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韩青怒道:“那你就告诉他,你对他没什么好解释的。”
  帅望沉默一会儿:“我非得面对吗?”
  韩青点点头。
  帅望望天,慢慢露出一个微笑:“行啊,我也想问问,他捏碎我的手腕,心里是怎么想的。”
  韩青半晌道:“你到现在,还觉得只是他的责任吗?”
  帅望微笑:“是我的责任。我自己的错。我只是想知道他的感想。”
  韩青沉默,良久:“不管是谁的错,不值你误自己这四年,帅望,你会后悔。”
  韦帅望温吞吞地:“唔!”没有反应的脸。
  许多时候,韩青都想暴打韦帅望一顿,同原来的滔滔不绝比起来,韦帅望现在的非暴力不合作更加可气,唔一声,不反驳不顶嘴没反对也没反应。
  他滔滔不绝时还是在表达自己的想法,讨论自己想法的正确性,现在,韦帅望已经确信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不需要任何讨论,即使他自己不确定,也不需要他人对他的看法指手划脚。
  韩青微微灰心,叹口气,沉默。
  帅望苦笑,过去:“师父。”歉意地。
  韩青叹息:“我不配做你师父,你随便跟着谁,都不会落到这地步!!”
  帅望陪笑:“可我宁愿跟着你啊。”
  韩青良久道:“我误了你。”
  帅望沉默一会儿:“没有,师父,我学到很多。”
  韩青淡淡地:“我只会些功夫罢了,你学到什么?”
  帅望轻声:“师父允许我选择。”
  韩青问:“那真的是对你好吗?”
  帅望想了想:“强迫我,当我是白痴,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我,肯定不是对我好。”
  韩青叹气,摇摇头,沉默。
  以韩青的口才不能说服韦帅望,还能有什么办法?帅望微笑:“那个冬晨,可真厉害啊。”
  韩青看帅望一眼。
  帅望笑道:“师爷有啥理由向你投案自首啊?”
  韩青一愣,然后怒了,瞪住帅望:“你敢偷听!”
  帅望笑:“没有没有,我只是诈诈你。”
  韩青哭笑不得:“韦帅望,你是你师父。”
  帅望过去抱住他:“我最亲爱的师父啊!”哈哈笑,他快同韩青差不多高了,抱过去,脑袋正好放在韩青肩上,韩青无可奈何,叹口气,握住帅望手:“帅望,你就气我吧。”
  帅望笑道:“他把我们赶走了,一定有很着急的话要告诉你,既然他是听到冷兰来了才着急的,我就猜一下他急的事同冷兰有关,一猜就中。”笑嘻嘻地:“师爷真的自首了?”
  韩青一边拍着帅望的手示意他滚开,一边享受着背后那个暖烘烘的温暖拥抱,叹气:“韦帅望,你给我放老实些,少生事。”
  帅望轻声责备:“你居然也相信是师爷杀了他弟弟?”
  韩青愕然:“怎么?”
  帅望笑:“他弟弟同他老婆睡觉,他都没杀他,这回为了什么?难道他弟弟同他女儿睡觉了?”
  韩青瞪着韦帅望,目瞪口呆,半晌,拎起韦帅望的耳朵,暴怒:“韦帅望!你敢这么说你师爷,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帅望啊哟啊哟连声:“我错了,我再不敢了。”
  韩青放手,恨恨:“你认过一百次错。”
  帅望笑道:“我从没说过同样的错话啊!”
  韩青气得,照他屁股就是一脚。
  胆子太大了,敢拿他师父的心肝宝贝女儿开这种玩笑,让他师父听到,韦帅望的屁股就离板子不远了。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苏ICP备09007749号-27